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题专栏 > 报刊导航 >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

2015年的一天,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新卯村,来了几名志愿者,他们是奉上级指示,来村中看望一位百岁女英雄。

在看到老人家身体健康,生活美满的时候,众人倍感欣慰。就在临走之际,老人家突然说道:“我有一个愿望,不知当讲不当讲!”能为老人家做事,志愿者们当然很开心,于是便回答道:“奶奶,您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帮您!”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周秀莲

于是老人家缓缓说道:“我想在有生之年,再见丈夫一面。”

看似一个简单的愿望,对志愿者们来说却是巨大的挑战,因为据档案记载,老人的丈夫已经牺牲几十年了,那个年代不像现在,有手机有相机,时不时就会拍张照片来留念。

接着几名志愿者,便向老人询问了具体信息,1.丈夫名叫杨平,也是长沙人。2.他是黄埔军校第六期的学生,曾经是杜聿明的得力干将,除了这些再也没有其他的信息。

听完老人的描述,志愿者们感到深深的压力,虽然现在网络比较发达,找个人不是什么难事,但要寻找几十年前的人,那堪比登天还难,就算能找到,有没有照片还不一定。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周秀莲

但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奇迹真的出现了。一年后,志愿者们拿着一张旧照,摆在了老人面前,起初害怕时隔这么久,老人家会不会已经忘记了丈夫的模样,没想到看到照片的那一刻, 老人的眼睛就开始红润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哭得像个泪人。

那么这位老人究竟是谁?当年又经历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她和丈夫又是如何相识的?为何时隔多年,仍然念念不忘。

随着老人家的阐述,一段尘封百年的峥嵘岁月,渐渐浮现在了我们面前。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周秀莲

老人家名为周秀莲,1907年,出生在湖南长沙的望城县,虽处于晚清时期,但周秀莲的家庭还是比较富有的,父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商人,所以她的童年,相比于其他同龄的孩子,还是好上很多的,尤其是在裹脚和读书的问题上。

众所周知,在我国古代,有一句老话叫:“女子无才便是德”,而且还有一个习俗,所有女孩必须要进行裹脚,俗称三寸金莲。虽然在清政府被推翻以后,这些不好的习俗都被制止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依然是旧理念和旧思想。

可周秀莲的父亲却不一样,不仅阻拦了母亲为他裹脚,还经常教她读书识字,等到了周秀莲可以上学的年纪,父亲又将她送到了当地最好的私塾,一直供到高小毕业。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私塾

随着知识储备越来越多,周秀莲的思想也愈加成熟了,对一些事情也有了自己的判断,她不再像幼年时那般天真烂漫,反而有了一种大丈夫的情怀,尤其是在受到“三民主义”的影响后,彻底改变了周秀莲的一生。

1925年,一个普通但不平凡的年代,18岁的周秀莲决定参加革命。

那天,她找到正在院中休息的父亲说道:“爹爹,现如今国难当头,只有革命才能打破旧社会,只有革命才能带来一个民主共和、人人平等的新中国,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

开明的父亲自然全力支持孩子的决定,就这样,周秀莲成功在当地参加了妇女联合会,并且仅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当上了重要职位。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宣传革命

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虽然周秀莲是女流之辈,但丝毫不输于任何一个男人,在任职期间,她夜以继日、乐此不疲,跑遍了大大小小的乡镇农村,组织宣传革命,宣传人人平等,宣传和平民主。拯救了一个又一个的女性、一个又一个的女孩。

随着工作越来越投入,周秀莲甚至都过了成家的年龄,家中的父母,组织里的领导,多次给她介绍相亲,而她却每次都以太忙为借口推辞。

直到193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周秀莲遇到了一位和她同样,置身于革命事业的男子,看着一身戎装的他,周秀莲心里满是爱慕之情。没错这个人,就是他未来的丈夫--杨平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杨平

杨平,湖南长沙人,出生于1895年,黄埔六期九中队步科毕业,后加入中央陆军25师150团,任第五连连长。

二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定下了亲事,最初周秀莲的母亲并不同意,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当兵自然是要打仗的,打仗自然是会死人,万一杨平哪天牺牲了,周秀莲的后半生可怎么办。

母亲的担忧何尝不是周秀莲的担忧呢?但在这个动荡的年代,英雄儿女自然不能天天想着儿女情长,只有守护好自己的国家,才能保住安稳的小家。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妇女联合

如果害怕生离死别的话,周秀莲可能也不会勇敢地参加革命。

同年年底,周秀莲风风光光地嫁给了年轻有为的杨平,自此,周秀莲便开始了艰苦的随军生涯。

1932年,杨平所在的部队收到上级命令,河北多地出现日寇,急需部队支援。接着杨平便开始整理兵马,向密云、长城一带出征。可令杨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准备向周秀莲告别的时候,周秀莲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并扬言道:“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战士行军

那时候虽然日军还没有大范围进攻,但小股部队的实力同样不可忽视。据周秀莲老人回忆:“小鬼子简直就不是人,在长城挑起战火以后,立刻就开始侵占热河,那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啊!”

看着丈夫在外面征战敌寇,周秀莲自然也没有闲着,在部队里开始担任后勤工作,为战士们烧火做饭、缝衣补鞋。

1933年,在河北的战事结束以后,杨平凭借着出色的表现,被升为了少校,职位也从连长,后又升到了营长、副团长。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远征军

按道理来说,杨平的职位水涨船高,周秀莲也自然成了军官的太太,完全可以纵享荣华富贵,但周秀莲并没有,依然要坚持跟着杨平出征,不管再苦再累,哪怕不幸牺牲,她也誓死不离开。

最后杨平实在担心她的安危,只好出了一个下策,找到上级首长-杜聿明,申请以命令的方式,将周秀莲调到嫂子的被服厂工作。得知是上级的指示以后,周秀莲也没有拒绝,反正服装厂距离战士们也不远,只要不让她回家就行。

那个年代的爱情,可能就是这么简单、纯粹,不掺杂任何物质,没有勾心斗角,只希望革命胜利以后,能够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远征军

在闲暇之际,周秀莲经常会向杨平绘画美好的未来:“等战争胜利了,咱们就回到老家,盖个小房子,种上一块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幸福啊!”

可每次在听完周秀莲的话后,杨平的内心都会感到深深的愧疚,想当年刚见面时,周秀莲是那么美丽大方,如今却因颠沛流离,变得日渐苍老。

之后,随着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二人相见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但虽然分隔两地,感情却一点没有减少,周秀莲在被服厂里,夜以继日地开线缝衣,具体一天能做多少,她也记不得了。反正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有一件能被杨平穿上。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国军战士

可命运总喜欢造化弄人,1942年,杨平再次接到命令,部队里任他为上校大队长,前往中缅边境出征,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中国远征军。

得知这个消息的杨平,心里又紧张又害怕,他倒不是害怕上战场,只是紧张不知如何对周秀莲说,害怕她为了自己而担心。

可当杨平将此事告知周秀莲的时候,她表现却非常平静,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早就听说缅甸地区作战环境恶劣,战火凶猛程度远超于国内。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缅甸战场

但纵然再苦再难,也是需要有人去的。离别前一天,周秀莲为杨平整理了随身物品,并嘱咐道:“没有我在你身边,照顾好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和孩子在家中等你胜利的消息!”

谁都没想到,这一别便成了永别。1943年,正在家中期盼丈夫凯旋的周秀莲,突然收到消息,杨平在一次战斗中,不幸身负重伤,最后不治身亡了。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周秀莲

震惊、恐惧、不相信,一瞬间全部涌上了周秀莲的心头,她哭了,哭得撕心裂肺。七天后,杨平被追授少将军衔,并在军中为其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

追悼会结束后,周秀莲和孩子们坐着军队的车,将丈夫的遗体送回了湖南老家,并进行了安葬,而周秀莲也再没有回到部队,带着四个孩子在家乡居住了下来。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周秀莲

转眼间几十年就过去了,周秀莲也从当年的优秀女青年,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妇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她也越来越思念死去的丈夫,可惜的是,她连丈夫的一张照片都没有,甚至连一件衣物都没有。

据老人回忆:那是在1944年9月17日,她带着孩子外出回来后,发现整个村都被日军扫荡了,她的家因为没有人,被日军一把火烧成了灰烬,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包括丈夫的遗照、遗物、军官证、立功证书。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杨平

每当说到这里,周秀莲老人的眼睛里就会泛出泪光,可见这件事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听完老人的愿望,当地政府联合老兵之家的志愿者们,开始按照仅有的信息展开寻找。

一边在网络上发布求助信息,一边走访有远征军,或者黄埔军校资料的博物馆,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个远在台湾的志愿者,表示在当地的国史馆发现了杨平的照片。

2015年,湖南114岁抗日女兵提出唯一心愿,政府领导:必须实现

周秀莲

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愿周秀莲老人永远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