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党建要闻 > 企业 >
她17岁嫁给开国上将,婚后生下两子,一省长一少

1936年6月,四川雅砻江畔迎来了一个阳光晴暖的好天气。许多穿着灰军装的战士们整齐围坐,静静聆听一场难得的“演唱会”。

“敌人的骑兵不可怕,沉着迎战来打它……”这脆亮甜美的歌声一出,满堂喝彩。歌声来自一位身量娇小、理着齐耳短发的女红军,她是这些歌者的领唱。动人的歌声让这位小姑娘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在这些目光中,有一道格外灼热。

散场之后,小姑娘所在部队的政委找到她,旁敲侧击地问她认不认识政治部的洪主任。小姑娘虽然心思单纯,但并不愚钝,很快猜出了政委的意图。第二天,洪主任本人找到她,和她进行了一次长谈。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小姑娘确定洪主任值得托付终身,两人便在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办公室里举办了简短的婚礼。小姑娘名叫张文,而这位洪主任,就是后来成为开国上将的洪学智,而这一年张文17岁。

她17岁嫁给开国上将,婚后生下两子,一省长一少将,今102岁健在

 

张文和洪学智的结缘,最早还是要从张文参加红军队伍说起。1929年,年仅13岁的川妹子张文和二哥张熙汉一起参加了打土豪、分田地、带领穷人翻身当家做主人的红军。还是个小姑娘的张文人没步枪高,长得又瘦弱,于是被分配到了红军的被服厂。在被服厂工作看似简单轻松,其实工作量一样不小。在这里,每人每天一般要赶出一套军装,连裁剪带缝纫滚边,既要结实耐用又要尽可能美观,这对张文来说劳动量不小。

张文并没有被困难打倒。这个九岁就在地主家做佣人,能吃苦能受累的小姑娘憋着一股劲儿,不仅要完成常规任务,还要做得更好。当时红军队伍不断扩张,后勤保障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给每个战士及时发一件军装都出现了困难。在这样的局面下,张文和另外两位女工张大英、张德意两人首先展开了劳动竞赛,争取提高军服产量,引发了一阵争相增产的热潮。后来,这“三张”都因为工作出色,升任了班长。

她17岁嫁给开国上将,婚后生下两子,一省长一少将,今102岁健在

 

长征开始后,张文所在的被服厂跟随红四方面军向西转移,她也随之踏上了长征路。在路上,她背着四五十斤的被服线团,两脚打满血泡;她走夜路脚下一滑摔下山崖,被一棵大树遮拦幸免遇难;她受风寒罹患肺结核,发着高烧在寒风中赶路;她面对国民党溃兵的子弹手无寸铁,只能拼命奔逃……张文一路上遭遇的艰险堪比九九八十一难,但她不仅没有倒下,还在路上成长起来:她在长征途中入党,四个月后又偶遇良人,从此和丈夫相伴一生,白头偕老。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抵达会宁,和红一、红二方面军会师。一路上边行军边抓紧一切时间生产被服的被服厂女兵们,终于有了能安放一台缝纫机的地方。张文后来伤感地回忆道,长征开始的时候,被服厂有6个班,一百多人。长征结束的时候,只剩下2个班了。很多曾经像父母兄姐一样关心过、照顾过她的老大哥、老大姐,就这样永远地留在了长征路上。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她连名字都来不及知道。

她17岁嫁给开国上将,婚后生下两子,一省长一少将,今102岁健在

 

在日后的革命道路上,张文又经历了不输于长征路上的种种风波。

好在,这一次她有了丈夫的陪伴。他们为了革命,曾经将长女和次女寄养在老乡家里,差一点就骨肉分离,好在最终几经波折将女儿寻回。张文和洪学智夫妇一共生养了八个儿女,其中六个是在建国前降生的。这几个孩子在艰难动荡中度过了童年,磨练出了坚强的意志品质。这八个儿女各个都有不俗的成绩,最抢眼的当属担任过吉林省省长的大儿子洪虎和获得少将军衔的二儿子洪豹。

她17岁嫁给开国上将,婚后生下两子,一省长一少将,今102岁健在

 

1983年,大半生投身革命的张文退休了。但是老红军张文退休不褪色,人老心不老,仍然关心着国家的建设事业。人才是国家之栋梁,深知这一点的张文不仅慷慨解囊,用自己的多年积蓄资助了两名贫困的北大学子,给家乡的小学购置现代多媒体教学设备,还动员自己的子女们一起捐资助学。

2021年,传奇女红军张文已经102岁了,成为了最后一位健在的开国上将夫人。“休言女子非英物”,这句诗正是张文峥嵘一生的写照。